法轮功20年十个“大动作”之五:“滥诉”

2019-08-05 13:57:00
转贴:
薄荷茶社

中国政府顺应民意,坚决取缔法轮功邪教,解散法轮功组织,通缉教首李洪志。李洪志在信徒中作威作福已经很习惯,突然遭受如此重大的挫折,立刻晕头转向。公安部发布通缉令的第二天的7月22日,李洪志发布一封给中央领导的信,同时发布一份声明,为自己辩解,7月31日托人向中国驻美大使馆转交一封信,仍然为自己辩护。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思考,李洪志决定改变战略,由伪装守法转为全面对抗,凭借众多的法轮功信徒,依托西方势力,抛开“非政治”“非宗教”的宣言,大规模反击中央政府,反击手段之一就是对中国的大面积控告。这时的李洪志犹如一条疯狗,不过他是选择性的疯狂,见了中国人就咬,无论官民,见了西方人就恭顺,因为他在端着西方势力的饭碗打秋风。

法轮功编造一份数百人的黑名单,在这份名单上的人都是它控告的对象,只要有人出国,他就向当地法院申请传票,控告的理由就是莫须有的“政治迫害”。这份名单包括我国最高领导人。

控告名单是法轮功的总体布局,它还有局部战略,针对个案的单独起诉。法轮功利用西方法律的较大弹性,把司法起诉的范围无限延伸。湖北省某机关的公务员无端被起诉,是法轮功诬告滥诉的一个典型。

2001年7月中旬,正在美国访问的湖北省某政府机关公务员突然接到一张“传票”:武汉市“法轮功”练习者彭亮向美国一家法院控告其涉嫌刑事犯罪、谋杀彭亮之弟彭敏、之母李银秀,指控罪名是侵犯人权。

“法轮功”练习者彭敏,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羁押在武汉市武昌区看守所。彭敏在押期间,趁放风之际自残,颈部粉碎性骨折并高位截瘫。彭敏的家属仍痴迷法轮功,认为练功能治病,拒绝治疗,私自将彭敏接回家中。为了挽救彭敏的生命,有关部门强制将彭敏送到武汉市第七人民医院进行治疗。他的家属坚信练功能救他,彭敏之母李银秀、哥哥彭亮每天给彭敏播放“法轮功”的录音,其父在探望时也鼓励彭敏反复读“经文”。由于彭敏不能活动,他们就用铁丝搭个架子,把《转法轮》吊起来放在病床的上方,彭敏读完一页,家属给他翻一页;到最后彭敏无力阅读,家属就给他念。更严重的是,他的哥哥彭亮竟背着医护人员,擅自用剪刀剜除彭敏背骶部的褥疮,致使其深部组织暴露感染,染上菌血症,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彭亮的母亲李银秀,也是一位“法轮功”痴迷者。彭敏的死并没有使她警醒,她仍坚持练习“法轮功”,2001年4月29日晚,李银秀突发脑溢血,被送至武汉第七人民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李银秀发病至死亡,彭亮始终就在身边,目睹了事情的全过程。

李洪志得知彭敏、李银秀死亡的消息,兴奋得又发疯了,指示湖北法轮功分子莫愁用欺骗和作假的方式取得彭亮的“委托书”,在湖北省某政府官员来美国期间送达法院传票,诬告看守所将李银秀、彭敏母子迫害致死。法轮功在境外多次发动诉讼,形成滥诉潮,所依据的“事实”全部都是这样得凭伪造或道听途说。

法轮功在国内到处诬告滥诉,对新闻媒体的批评和建议一律斥为污蔑,动辄将媒体和个人告上法庭。法轮功分子潜逃境外后,照搬这一套做法,起诉加拿大媒体《华侨时报》和周锦兴,则是这类诉讼又一个典型。

2001年11月3日,周锦兴创办的《华侨时报》因在广告信息版中刊登了原法轮功练习者何兵幡然悔悟的文章,遭到法轮功的大肆围攻。法轮功还不定期组织弟子前往华侨时报社门口静坐、谩骂、攻击等,企图从心理上恐吓周锦兴。法轮功还纠合徒众232人,以“诽谤罪”联名将他告上了魁北克省高等法院。有一天中午,在法庭休息之际,周锦兴去洗手间,结果听到了一组对话:“你做多少日?我还要做3个星期,好闷。”“你收了钱吗?”“他们包吃包住。安排你住在哪里?”原来法庭上挤挤挨挨坐着的“法轮功”,都是法轮功组织花钱雇来的。2005年12月,加拿大魁北克高等法院宣告周锦兴胜诉。不甘心失败的法轮功重演国内故伎,聚众在周锦兴的办公室门前示威,并先后两次提出上诉。2008年12月,加拿大联邦法院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1年上半年,周锦兴连续三次发表文章,邀请李洪志公开辩论,让他当着世人的面自证是“宇宙主佛”,结果李洪志选择当“缩头乌龟”:怎么着我也是一尊佛啊,你叫我辩我就辩,那我的名誉不是全完了?

周锦兴说,法轮功长时间持续不断对批评者进行攻击、骚扰甚至诬告滥诉,目的是阻止别人对它的批评。十几年间,法轮功在大陆以外发起的类似诉讼已逾百起,全部败诉,但法轮功是打不死的小强,屡败屡诉:

2006年初,美国旧金山中华总商会在主办农历新年街会和巡游,拒绝了当地法轮功团体参加。法轮功起诉“中华总商会”,美国旧金山市人权委员会做出裁决,驳回“法轮功”的起诉,并规定不得上诉。

2011年5月19日,11名法轮功人员起诉思科公司,称其帮助中国建设“金盾”网监系统,“迫害”法轮功。美国加州圣何塞地区法院做出判决,驳回法轮功成员对美国思科公司的诉讼。

2013年4月,香港食物与环境卫生署没收了法轮功在16个宣传点的130个横额和484块展板。法轮功控告“食环署”违宪。该案经三次审理,于10月由香港高院作出终审裁定:“食环署”的行动属正常执法活动。

2001年8月起,在位于温哥华市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馆的围墙外,搭起一个抗议亭和多个标语看板,法轮功成员24小时轮流在亭内“练功”。2009年温市府将抗议亭与看板强行拆除。法轮功起诉温哥华市政府“违宪”,缠诉长达5年。2014年12月4日,加拿大卑诗省高等法院判决,驳回法轮功诉案。

2014年初。新西兰惠灵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乡音》报上刊登致华人华侨的公开信,呼吁民众不要去观看法轮功的神韵演出。法轮功向新西兰广告标准局投诉,称《乡音》的公开信违法。投诉失败。

美国反邪教专家罗斯说:邪教的恶意诉讼并不指望打赢官司,无非是企图以巨额诉讼费用及旷日持久的诉讼来吓退批评他们的组织和人士。法轮功挑起的对《华侨时报》的恶意诉讼,便长达七年之久,却造就了“反邪义士”周锦兴。这恰恰说明,那些独立性的思考与反邪教的“高分贝”都是邪教所畏惧的。

江苏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