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20年十个“大动作”之八:“清理门户”

2019-09-06 14:52:00
转贴:
薄荷茶社

李洪志生性多疑,成为“宇宙主佛”后,多疑变本加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但“中共特务”遍地都是,法轮大法的精义也总是被歪嘴和尚故意念歪,财务、外联、业务拓展、法会……睡不着觉的李洪志从床上一跃而起:“不行,得想办法!”李洪志想到的办法很直接:清理门户。仅2011年至今,被法轮功邪教网站以《通报》《通告》的形式有名有姓开除的精进弟子就有刘郑、杨X和jade x、王彤文、徐小明、法匀、刘洪昌等人。以往明里暗里被开除的弟子更多,如樊延瑜、钟政、唐奇、简百志、苏昭蓉、杨为祥、杨为玲、巫明鑫等等。这些人都曾经是法轮功的精进弟子。

精进弟子怎么还被开除?李洪志开除他们的理由貌似高大上,实则一头雾水。法轮大法“万古以来没有人讲过的”,藏着“神仙都不知道的天机”,而李洪志又“不能讲太明白”,要靠弟子们自己去“悟”。弟子们哪有李洪志的道行,保不齐会悟偏了,偏了就得被开除。法轮功重要媒体主编邱庆庆因为与李洪志和法轮佛学会在“清军入关”等历史问题上有不同意见,被指认为“中共特务”,予以除名。“奇人甲”“某某的先知”“空空无空”等曾十分“精进”的弟子,因为统一解答李洪志“真法”中“最难以解答,找不到答案的问题”,虽曾得到包括法轮功媒体在内的一些人的热捧,结果还是悟偏了,上列唐奇、简百志、苏昭蓉、杨为祥、杨为玲、巫明鑫等人都是这样的情况,分别被李洪志扣上“特务”的帽子,或者被判定为“乱法邪悟”之徒,果断开除。

几年的磕碰,法轮功内部分化出“四大家族”,分化就要内斗,凡是内斗,组织里的人们就必须站队,李洪志的态度忽左忽右,大家不知道怎么站队才能跟上师尊,于是一些“精进弟子”糊里糊涂就站错了队,后果很严重。樊延瑜、钟政,曾组织领导多起针对中国政府的“反迫害”抗议活动,表现很抢眼,还曾在驻英中国大使馆前绝食请愿,是“很有前途”的法轮功精进分子,他们对“佛学会”和法轮功第一媒体明慧网积累了诸多怨恨,更积累了佛学会和明慧网的诸多“黑幕”,不幸的是他们居然有自己的主见,更不幸的是他们还在学员中宣扬这种意见,他们说,明慧网学员的思想已经是被画地为牢,禁锢在法轮功媒体所允许的思想范围之内。出格一步就是乱法大罪。这还用说吗,绝对不可以“出格”的,有这种越雷池的想法,就不再是法轮功弟子,于是被开除。王耀庆,曾于1999年底、2000年3月两次组织澳洲及香港学员上天安门闹事,被拘捕过,“领导者”加上“被捕”,有这两条在法轮功组织里就是大佬级的人物,但他公开对抗佛学会。高层震怒,被扣上“中共特务”的帽子,人间蒸发。刘郑等人因为对“佛学会”不满,2010年在新西兰创办“人学会”,宣传“人性至上”,与跟法轮功媒体分庭抗礼,也挑战李洪志的“理论”,当然被开除。

多年经营,李洪志已经构筑了自己的“神权”体系,神权就是霸权,不容怀疑和挑战,谁胆敢动这份“禁脔”!禁脔不用想,自有“好果子”给你吃——开除。2015年明慧网发布《通报》和《通告》,开除两名弟子法匀、刘洪昌。法匀的罪责是在神韵艺术团门口捣乱,刘洪昌的罪责有三项:向学员要钱、用轻浮的语言挑逗多位女学员、打着师父家人旗号,建立非盈利组织,企图控制欧洲的政治。真实原因是,这两位弟子试图挑战李洪志的神权。刘洪昌想在欧洲自立门户,想从法轮功体系中分出“欧洲块”,做一个“藩王”。法匀想全面控制“神韵”,从李洪志手里夺过“神韵”这块牌子,他自认为“神韵”在他手里才更有神韵。刘洪昌名声显赫,一个“很有前途”精进弟子。2006年,刘洪昌从大陆被“营救”至荷兰定居,秉承法轮功的指示,到处宣扬在大陆被“迫害”的经历,现身说法,很能获得一些听众,法轮功媒体对刘洪昌的宣传报道连篇累牍。刘洪昌被开除,因人废言,他以前“受迫害”的材料也统统不见了。

还有一类被开除的弟子,他们既没有挑战“法理”,也没有站错队,更没有去挑战李洪志的“神权”,他们开除的原因只是法轮功想撇清干系而已。2013年被法轮功开除的王彤文和徐小明,便是典型代表。王彤文曾与法轮功头号“医学家”封莉莉一起,想从医学的角度证明法轮功能治愈癌症,并撰写了大量颠倒事实的论文,曾多次得到法轮功媒体的赞许与宣传。2009年,王彤文与徐小明一起在美国法拉盛建立起“全象学院”,学院宗旨是传播法轮功的思想,但它也招收幼儿。很快,“全象学院”被指控涉嫌非法移民,美国政府拒绝了“全象学院”招收非法中国移民儿童的申请,《纽约每日新闻》做了全面报道。法轮功以“政治避难”“被迫害”的借口搞非法移民,这在西方民众中啧有烦言,王彤文、徐小明的行为却把这种犯罪公开化和扩大化了,并且还涉及到儿童,这在西方社会更会引起严重关注。“全象学院”是法轮功的大动作之一,学院的设计和运行都经过法轮功高层,王彤文、徐小明不过执行人而已,但法轮功为了撇清与与这个事件的关系,否认他们的法轮功学员身份,不是开除二人,是说他们从来就不是。被“开除”的王彤文肯定体会到了开封法轮功自焚者的悲愤心情:忍受那么剧烈的痛苦,师父不但不认我们,反而说我们是中共演员!王彤文气得想唱戏:“十几年,鞍前马后为你跑,出生入死为你干。好处没沾边,倒落得——滚蛋!我滚,我滚;再见,再见!”可是王彤文不想滚蛋,可能是沟通渠道不畅,她不理解法轮功和李洪志原是“挥泪斩马谡”,竟然公开叫冤,2014年1月12日,她在Youtube视频上公布了她曾经替法轮功站台助威的三段视频证据,意在自证身份,希望重归法轮功组织,法轮功只得装聋作哑。

开除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如丧考妣?说这话的人那是白天不懂夜的黑。王彤文等十几年追随李洪志,全身心融入法轮功组织,离开法轮功,他们谋生都可能成问题。更重要的是,在“组织”里,他们拥有巨大的成就感,以及“荣誉感”,千人逢迎,一呼众诺。比如日本的奥姆真理教,大批的博士硕士加盟其中,很快他们被提升为“部长”“省长”,在主流社会,他们终其一生,也很可能只是一个“课长”,还得运气好。刘洪昌在大陆藉籍无名,在欧洲经营十年,居然有望割据一方成为诸侯。没有法轮功,哪来的刘洪昌,哪来的荣华富贵?所以,打死也不走!

江苏快3官网